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铁信息 > 2016武铁之星 > C组(工电) > 正文

“钢班长”的柔情泪

发布时间:2016-06-13 17:48:02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
 “钢班长”的柔情泪
——记武汉电务段车载设备工区工长何世宏

\
 
    “钢班长”,何许人也?他平日里说话腼腆、白发密布、满面沧桑,样貌和48岁的年龄不相符。但谈起工作他头头是道、双眸有神、表情兴奋,像换了一个人。他就是“火车头”奖章获得者、全路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武汉电务段动车车载设备车间车载设备工区工长何世宏。
    何谓“钢班长”?一次,何世宏下班回家,骑车不小心摔倒,导致髌骨骨裂。医生检查后叮嘱他要休息3个月才能下床。可何世宏只在家躺了一个月,就迫不及待、一瘸一拐地到工区上班。他的这种钢铁般的意志感动了同事,因此大家授予他此项“殊荣”。
   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“钢班长”也有着柔情泪。
    何世宏说,他最对不起的两个人,就是母亲和女儿,流泪是为了她们。
 
铁汉柔情亦有泪
    何世宏的妻子许秋云在武汉客运段工作,三天两头在外面跑车,照顾不了家里。
    何世宏所在工区主要负责动车车载设备的维修、改造、故障处理等工作。由于动车组白天运行,检修作业大多只能在夜晚进行。何世宏晚上经常要带领职工作业到次日凌晨,白天还要忙着整理台帐、培训职工、跟车添乘。由于工作繁忙,他们只好请爷爷奶奶帮忙照顾女儿何冀霞。因此,何冀霞从小到大,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比父母多。
    平时,何冀霞有同学亲人的陪伴,也不觉得寂寞。可逢年过节,尤其是除夕,在她最渴望亲人陪伴,期盼一家人团聚的时候,何世宏却很少在家,他去哪了?
    自2008年工区成立以来,何世宏给自己定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:除夕夜必须在工区陪职工过年。何世宏说,工区是个小家庭,年轻人多,外地人多。工长就是家长。除夕夜,我这个家长呆在这里,他们就能体会到“家”的温暖,增强工区的凝聚力。
    觉得愧对女儿的何世宏,在闲暇时也尽量弥补父爱。女儿的每个生日,他都会送上蛋糕;女儿高考后陪她去成都游玩。
    但何冀霞仍然觉得父母对自己关爱不够,高考结束后,何世宏叫她在武汉上大学,她却报考了黄石的大学,她说“留不留在武汉没什么差别”。
    一次,何世宏带何冀霞吃同事喜酒,她突然说:“为什么新娘要由爸爸送?我要爷爷送我出嫁,因为爷爷才是最疼我的人。”听到这,何世宏的泪水夺眶而出,但他强忍着没让它掉下来。
    如今,即将大学毕业、在社会上实习的何冀霞渐渐理解了父母工作的辛苦。她说,我现在的愿望就是毕业后能够从父母手中接过“接力棒”,应聘到铁路工作。

“铁石心肠”为哪般
    何世宏的母亲叶福荣,患有糖尿病。何世宏有空的时候,会经常去看望父母。叶福荣每天必须打两针胰岛素,才能控制病情,而打针这件事一直都是父亲在做。看着八旬的父亲,颤抖、吃力地给母亲打针,何世宏深感内疚。看到儿子的表情,叶福荣反而安慰何世宏:“我们的事你不要操心,我们会照顾好自己,把孩子带好,你要多注意安全、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
    因为长期用药的副作用,导致叶福荣病情恶化,被送到医院抢救。医院经过诊断,给叶福荣下了病危通知书。怀揣病危通知书的何世宏强忍悲痛,没向车间提出请假,继续奋战在一线岗位上。
    是何世宏铁石心肠,不想陪母亲吗?不是。因为这期间,工区恰逢4个施工项目叠加在一块。任务重、时间紧、人员少。为完成任务,他常常日以继夜带领职工整治设备,国庆节也没休息。只有在完成阶段性工作后的间隙,何世宏才赶去医院护理母亲。
    不久,病情严重的叶福荣离开人世。想到这一辈子,自己向母亲索取的太多太多,而回报的太少太少,何世宏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    何世宏说:“至今,我们都没和父母照一张全家福,这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!”
    正如何世宏说的“我已经习惯了忙碌的工作状态,哪天叫我停下来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”。这既是他真实的表白,更是他把工作当事业干,只要一息尚存,永不停息的陀螺精神的具体体现。
关键词班长; 柔情;

关于网站 | 联系我们 | 本站动态
CopyRight 2000-2011 www.whrailway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互联网站. 版权所有 鄂ICP备05002446号
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号;邮政编码:430071


Click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