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语: 将镜头和笔触聚焦路局平凡岗位上的普通人,报道他(她)们在平凡工作岗位上作出的不平凡业绩和默默奉献的精神,是路局党委要求路局新闻宣传部门做好的一项重要工作。本网站推出的《武铁人风采》栏目,就是我们落实路局党委要求的具体实践,今年我们将围绕这一栏目作出系列报道,介绍我们身边职工带给我们的感动,展示他(她)们的风采。

    他是武昌客车车辆段第一批发电车乘务员,从1991年开始,在这个岗位上干了22年。2010年8月,成为发电车KD997629包机长。

    这辆编号为“KD997629”的空调发电车,自1990年出厂并投入使用,迄今为止已经服役了23年,是全段第一批服役的AC380V发电车,按规定已经超过使用期5年了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辆被大伙儿称为“老爷车”的发电车,在他接手后的三年时间里,仿佛焕发了“青春”:

    ——三年来,发电车三台柴油机组累计运行上万小时,未发生任何责任事故;

    ——三年来,发电车柴油消耗与计划用量相比,共计节油30.7吨;


    ——三年来,在各级发电车质量验收评比中成绩均名列前茅,在全段55辆发电车质量中一直处于上游水平。



    他叫荆国强,中共党员,武昌乘务车间一名普通的发电车包机长。三年时间,发电车KD997629从领导眼中的“担心车”到“放心车”,从同事眼中的“老爷车”到“明星车”,他以实际行动让这台老旧的发电车旧貌换新颜。2013年9月,在武昌客车车辆段三季度红旗发电车评比中,由他担当的发电车又以综合评比总分973分的好成绩勇夺第一。



    “跑发电车没诀窍,就一个勤字。”


    2010年8月,44岁的荆国强以优异的理论和实作成绩通过了段考核,被聘为发电车KD997629包机长,每月多了400元津贴。同事们跟他开玩笑:“老荆,当了机长要请客呀。”荆国强笑了笑,可他心里明白:比起津贴,更重要的是身上的责任。

    当时,这辆发电车已经投入使用了20年,车体陈旧、机组老化、耗油量大、故障率高,很多人不愿意接手,荆国强却没有“嫌弃”这个新朋友。为彻底根治顽症,他为这辆发电车建立了“健康档案”,每次列车刚开动,他就开始对柴油机组的运行情况进行检查:仔细辨听油管、水管是不是有杂音、泄漏,电机轴承温升是不是符合标准,柴油机运转是不是正常,平均每隔半小时就要观察一次。入库后,他在机房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,经常在带载状态下反复听声音、看油压、察仪表、测温度,仔细琢磨这辆发电车的性能和容易出现的惯性故障,每次处理故障的过程他一一记在笔记本上,为的就是把出现的问题弄清楚。

    一勤解百难。柴油机、发电机、配电系统每一个部位、每一个元件的工作原理、使用功能和具体位置等他都了然于胸,电气原理图上的各个器件、每个接线触头、每一条电路走向他都记得一清二楚,对于这辆“老爷车”的性能也了如指掌。“1号机油压过低,达不到规定值,在标准3.0以下,容易拉缸,背不起负载,平时要注意监控负载情况,绝不允许大负载断电。2号机状态一般,可以和1号机搭配使用,3号机状态最佳,可以满负荷运行”。

    长期的工作磨练,荆国强养成了勤巡视机房,勤擦拭机器,勤观察仪表的习惯,无论是库内还是值乘途中,做卫生、擦拭机器、更换机油、电池补水等琐碎事他都自己动手干。荆国强说,定时为发电车做卫生格外重要,机组漏油、零部件松动等一些不易察觉的隐性故障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有一次,列车在武昌站始发前,1号发电机启动后出现了过电流脱扣,合不上闸,列车送不出电的现象。荆国强快速对发电机进行了检查后,确认各部状态良好,发电机作用正常,怀疑为车辆绝缘故障。可当时旅客已经陆续上车了,逐辆查找时间不允许。他立即采取应急方案:启用3号发电机实行一路供电,通知车辆乘务长半载运行。列车终到对方站后复查,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,编组中有一辆车大线绝缘故障,经过处理后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跑车时间越长,胆子越小,越怕出事。”


     谈起发电车工作,荆国强说得最多的就是一个“怕”字。

    同事们都知道,只要出乘,荆国强就不敢有半点分心。发电车乘务员当班时,单人值守,独处车厢,噪音大,不能离岗,没个伴陪说话聊天,寂寞难耐。有的人坐不住,但他当班却像铁钉一样钉在岗位上,规规矩矩巡视、认认真真作业。

    长时间在超过100分贝以上的发电车强噪音轰鸣环境中工作,让荆国强有点“精神紧张”。就算在家睡觉,听到房门响动、窗外摩托车声,他也会在梦中惊醒,总以为是发电机组出故障了。值乘途中,他严格执行车不离人的规定,每次吃饭他都是让同事先去吃,然后帮他从餐车带饭过来,自己从不离开发电车半步。

    发动机大负载停机会严重影响发动机使用寿命。有一次K8084次列车终到武昌站,发电车负载一直降不下来,荆国强说了声“我出去看看”,就走出了发电车。同事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他回来。后来才知道,荆国强到了餐车,要关闭违规使用的空调时,引起了列车员的不满。他耐着性子向列车员讲发电车对旅客列车的重要性,讲不关空调停机的危害性,将心比心地讲“怕出事”的想法,一番话说得列车员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提起前不久的一桩“小事”,车间主管副主任罗文建至今仍记忆犹新。今年夏天,武汉遭受多年不遇的持续高温,车间为了发电车夜晚看守人员着想,为每个发电车休息间配备了一台连接车上24V蓄电池的大电扇。那天,罗主任值班夜查来到荆国强的发电车,发现他大汗淋漓地躺在休息铺上,也不吹电扇。罗主任正纳闷儿,荆国强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“我是怕把电池用亏了,配一块电池都要300多块钱呢。再说,万一明天开车不能启机,影响列车始发可不得了!”

    提起荆国强和他的发电车KD997629,段技术科发电车质管组组长任俊杰总会翘起大拇指:“无论什么时候走进车内,作业工具、备品台账摆放整齐,发电机组一尘不染,运行品质优良,可以说是段里最放心的发电车之一!”

    “我是机长,就要带头干。”


     荆国强说对待发电车自己就像“保姆”一样。自打当上包机长后,他就把发电车当成了自己另外一个“家”。

    K8084次列车开行特点是“朝发夕至”,每晚十点多才进库,退乘后的荆国强总是惦记着把明天要做的工作全部向对班交代好。有时候担心对班忘记,他就把该领的配件、材料以及哪里要给油、哪里要紧固、哪里要重点检查等一一写在小纸片上交给对班。等到对班回乘时,他也会早早来到库内等待列车进库,想着帮伙计们搭把手。凡是遇到重大一点的检修任务,他总是和大伙一起干,不管头天晚上退乘再晚,可第二天一早他穿着工作服又出现在发电车上。夏天停机后,发电车机房内温度达到70℃以上,荆国强总是让同事在“凉爽”一点的操作间检查,自己则拿着工具、抹布顶着高温检修、擦拭发电机组。

    熟悉荆国强的人都知道,他平时话不多,干起活来话却很多,是个“实心眼”。在发电车日常保养和途中巡视的时候,同事有时也会偷懒和放松,荆国强总是有意无意地提醒:“别忘了巡视啊”、“别忘记检查电池啦”、“卫生做不干净要挨批评的”。说的多了,同事们也有点烦,背后管他叫“婆婆嘴”、“复读机”。但他总是一脸笑容,一点不烦。伙计们都服了他,即使他不在,也都把活儿干得很利索。乘务员孙平开玩笑说:“都是一把年纪的人,老让别人说,脸往哪里搁啊!”

    在家庭和工作之间,荆国强永远把工作放在第一位。提起去年的那件事,荆国强17岁的女儿荆月星至今“耿耿于怀”。去年8月中旬,荆国强和爱人约好趁着空闲带女儿出去旅游,但就在踏上火车的那一刻,荆国强的手机响了。原来,他包保的发电车要临时编组开往宜昌,10天后才能返回。荆月星说,虽然那个时候心里不是滋味,但她很明白爸爸的想法,没等挂断电话,她就已经默默接过荆国强手中的行李,和妈妈一起走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今年5月,车间决定让荆国强带个新徒弟,这样,和他一起跑了一年多的发电车乘务员王道山就得跟他分开,王道山找到车间领导,说什么也不愿意,领导问他为什么,他说“和荆国强一起走车,心里踏实。”

    近年来,KD997629在局、段组织的红旗发电车评比中多次名列前茅,还在全段发电车专项整治活动中作为观摩学习的样板。荆国强本人也荣获段“金牌乘务员”称号,并连续三年被段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先进生产者”。

    荆国强常说,把发电车保养好是包机长的本分,干这个活儿,就要负起这个责任。话语朴实无华,信念执着坚定。诚如他身边的这辆发电车一样,默默无闻地传递着“正能量”,散发出光和热。

     本报记者 少杰 夏刚 浩泽